NBA

兄弟情断&仓惶上阵,To C基因公司意欲抢食To B蛋糕?

2019-05-17 15:4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导 读

梳理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关系,可以管窥多层次资本市场全景图,照见中国资本市场走过的路。

作者丨云迦尔

周鸿祎自传《颠覆者》中有这样一个情节,3Q大战期间,两家公司的商业竞争升级,马化腾向深圳公安局报案。周鸿祎在上班途中,接到了齐向东电话,齐说:“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于是,周鸿祎转头就去机场,前往香港。由此可见,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兄弟情并非虚传。

此去经年,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关系其实一直都在不断变化,而透过这种变化,似乎可以管窥多层次资本市场全景图,照见,这些年,中国资本市场走过的路。

“从破到立”难解网安难题

A股上市公司360(601360.SH)日前发布了一则公告,公告称将对外转让其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同时收回对后者的360品牌授权。360为奇安信第二大股东,占其总股本的22.59%,涉及交易金额37.3亿元。

在奇安信上市前出清股权,似乎是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虽然,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需要“发行人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间不存在对发行人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的同业竞争”。但据接近上交所的人士表示:“避免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同业竞争是当年证监会的规定,在科创板的发行条件里,对非控股股东的同业竞争没有硬性规定。如果不是控股股东,而是第二大股东的话,虽然不属于特别招欢迎的情况,还是存在可能的。”

股权转让完成后,360公司与奇安信之间将不再存在股权关系,双方“投资与被投资”、“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宣告结束。

对于外界盛传的“分家”传闻,周鸿祎解释称,几年前退市的时候,老齐就是360公司的“品智”制胜 哈弗H6 Coupe续写“国民神车”新篇章二把手,他很想有自己的事业,而公司也支持他二次创业。目前奇安信在谋求上市,但面临一些问题有点尴尬。按照有关上市要求,拟上市公司应当具备独立性。而360公司为奇安信免费提供技术、品牌成了其缺乏独立性的问题。

周鸿祎向媒体介绍,360一贯爱奇艺将参与院线电影保底 CEO龚宇称不在意短期亏损支持内部创业,奇安信创办之际就提供了品牌、技术、大数据等授权支持,这些支持对其业务发展带来了助力,但也导致了公司缺乏独立性的新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是在360回归A股之后才有了更深的体会。周鸿祎介绍说,“为了支持创业,齐安信多年前都是免费使用360总部的部分工位,但这被市场解读为奇安信缺乏独立挣钱能力,同时涉嫌利益输送,因此最近几年,我们改成按照市场价格正常收取租金。这些都是360在美股时不曾遇到的新问题。”

除了解决独立性问题之外,同业竞争问题也是剥离奇安信的重要原因之一。按照此前约定,周鸿祎及其控制企业将主要从事针对消费类个人用户提供安全软硬件与服务业务,齐向东及其控制企业将主要从事针对企业类客户的业务。但随着产业生态的变迁,在车联网等诸多领域已经模糊了B端和C端的边界,这就意味着两家主体的同业竞争问题不可避免。这对于已经借壳上市的360而言并无大碍,但对于筹划上市的奇安信来说就是一大风险。

“当时如果我们用基金来投就好了,上市公司直投会面临不少难题。”周鸿祎反思道。

互联网下半场,机遇重点指向“大安全”。万物互联时代,网络安全威胁已经从网络空间扩展到对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社会安全、城市安全乃至人身安全的恶意控制或攻击,为此360公司建设“国家组合营销尿布+啤酒“赏多多”打造S2B2C的商圈产品融合平台安全大脑”、“城市安全大脑”、“家庭安全大脑”,深化布局政府及企业安全业务。

在大安全战略的系列版图中,政企网络安全市场不可或缺。这意味着,360一方面剥离以企业客户为主的奇安信,一方面又要自己发力企业用户。此前,在政企安全方面,主要是齐向东及所属公司来承担,下一步360肯定要自己进入这个市场。

关于竞争的问题,周鸿祎认为,360不会跟其他公司做一样的事情,而是希望利用创新模式来做。例如,基于网络安全大数据、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析出可能遭遇攻击的网络安全大脑。因此,360做政企安全,不是把自己定位于创业公司,也不会是卖货公司。

在周鸿祎看来,“To B(企业安全)领域没有你死我活的情况,网络安全未来会变成一个服务业,需要更多本地化的服务,会用投资的方式来扶持更多像奇安信这样的公司。而不会去和具体的公司做竞争,相反是大数据的支持者,技术的输出者。”

“To B能力”恐难一蹴而就

表面上看,360的市值约为1684亿元,这笔37.3亿元的交易似乎微不足道,但这件事将对360产生深远影响。

一直以来,360看起来既有个人业务也有企业业务,但实际上它的企业业务由奇安信作为运营主体。二者其实是“兄弟关系”。

根据360公告显示,奇安信前两大股东是齐向东和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占比27.7%和22.59%,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为奇安信实际控制人。

如今“兄弟分家”,360哪怕是名义上的企业业务也被分离,齐向东带走了To B业务。在公告中,360表示,未来政企安全领域将成为360公司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360将通过包括不限于自建、投资、并购等方式,全力拓展政企安全市场。

由此看来,两家的竞争在所难免。但是,360要自己发展To B业务,市场和股民恐怕很难有耐心等待。 To C和To B是完全不同的两套商业逻辑,短时间内从无到有发展一个To B业务,并非易事。

360于2018年2月重组上市,顺利回归A股一周年后,首次公布年度财务报告。

年报显示,360在2018年营收为131.29亿元,同比增长7.28%。

36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35亿元,同比增长4.83%;实现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18亿元,同比增长24.22%。

360控股子公司三六零科技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5.68亿元,超额6.68亿元完成业绩承诺。

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智能硬件业务仍为360主营构成的“三驾马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6.58亿元、11.78亿元、10.15亿元。

2018年度,在广告市场总体增长平缓背景下,公司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仍实现逆势增长,在近百亿的收入体量基础上,达到约17%同比增幅。

近年来,360各条信息获取类产品线不断改进,向信息流化、内容化方向发展。360导航与360浏览器均进行了大幅改版,增加了大量内容版块。

同时,前端展示平台在内容、流量、样式等维度持续发力,成为重要的自有资讯媒介,为信息流广告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018年,360的研发投入达到25亿元,约占到全年营收的20%。

现在看来,净利34亿能否为“瘦身”后的360助力,尚存变数。

周鸿祎需要一个更好的故事

梳理此次事件,我们会发现,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关系并非如周鸿祎对外宣称的那样“亲密”。

按照周鸿祎的表述,奇安信的品牌、技术、产品,最关键的是网络安全大数据,全部是360授权而且是免费授权,无偿地进行支持。奇安信的很多关键要素都掌握在360手中。同时,自己与齐向东依然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齐向东(左)周鸿祎(右)

按照奇安信的回应,公司于2016年7月从360集团拆分后,近3年来,奇安信和客户签署的购销合同并未使用360品牌,而是用自有品牌——网神、网康和奇安信。360收回品牌授权后,奇安信针对B端客户的产品和服务不受影响。

过去几年,360和奇安信各自成长。

2014年3月,周鸿祎和360风光无两,在纳斯达克上市3年,股价攀升到121.53美元/股,以安全和搜索双轮驱动的360在中国搜索市场份额接近30%,被外界评论为百度的心腹大患。

奇安信原为奇虎科技的下属控股子公司,奇虎科技为360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7月22日,齐向东联合安源创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向奇安信增资,同年9月30日后,奇安信成为360的参股子公司。后来,经过奇安信多轮融资,奇虎科技所持股份被稀释至22.59%,齐向东成为奇安信的实际控制人。

按照360与奇安信当时的约定,周鸿祎控制的企业将主要针对消费类个人用户提供安全软硬件及服务业务,即To C安全业务;齐向东控制的企业主要从事To B安全业务。

早年间,周鸿祎一直看不上To B的生意,但齐向东铁了心要干这块,所以就约定分家各自干,井水不犯河水。

周鸿祎的想法也无可厚非,中国的网络安全市场是从To C发展起来的,高光中的暗影:年营收首破500亿美元的联想值得傲娇吗?早年间的政企网络安全市场还非常小。

但随着时间推移,事情慢慢起了变化,To C市场增速放缓,产业互联网的政企网络安全市场迅速做大。回归A股后,360面临增速放缓、缺乏更大想象空间的压力,市值从最高点的4400亿元,逐步下滑到1683.57亿元,早已经腰斩。

此去经年,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关系其实一直都在不断变化。

周鸿祎自传《颠覆者》中有这样一个情节,3Q大战期间,两家公司的商业竞争升级,马化腾向深圳公安局报案。周鸿祎在上班途中,接到了齐向东电话,齐说:“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于是,周鸿祎转头就去机场,前往香港。由此可见,两人的兄弟情并非虚传。

齐向东1999年与周鸿祎结识,2003年8月从新华社离职,加入了周鸿祎创办的北京3721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后来雅虎吞并了3721。随后,齐向东创办360,成为天使投资人的周鸿祎投资了360,并担任360董事长。

过去,两名公司创始人一向“周主外,齐主内”,灵魂人物搭档业务主心骨。一起相识、创业20年,两人曾是亲密无间的创业兄弟。

自2016年起,双方关系发生了显性变化。当年,360退市美股进行私有化,齐向东大幅抛售股票套现,持股比例由约8.1%降至约为2.2%。2018年,360在A股重新借壳上市,齐向东持股仅为1.8%。与此同时,齐向东增资奇安信,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

其实,在一些接近360的人士看来,周鸿祎与齐向东的关系“遇冷”只是360内部诸多问题的一个剖面。近年来,360老将出走新闻频出。2018年,360高管频繁动荡,包括谭晓生、姚珏、杨超、廖清红、张帆、曲冰等多位高管离职,这仿佛是360目前发展状况的一个缩影,被外界解读为“与周鸿祎的性格有关”。

周鸿祎确实需要一个更好的故事。

加入开白群后联系开白名单~

融资中国2019大消费行业投资峰会

水母研究微信公众号——关注的不只是母基金

声音市场崛起:火爆的不仅是游戏声优需求三大运营商一季度收入集体下降,是拐点还是偶发?中国手机市场竞争惨烈,小米出货量再跌一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