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38章

2020-01-16 19:4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38章

安静的咖啡厅,这一声喝骂尤为刺耳,以至于咖啡厅原本不多的顾客也纷纷循声望来,郑静此时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歉意的朝陈兴笑笑,郑静站了起来,走向那骂骂咧咧的男子,不甘示弱的同对方对视着,不想在这种场合吵架的郑静在犹豫片刻之后,不得不将声音刻意放低,“杨龙,我这会有客人,不想跟你吵架,咱们之间的事,改天约个时间再说。”

“哟,还客人呢,我看是你老公进了监狱,你个小娘皮子耐不住寂寞偷汉子吧。”叫杨龙的男子瞥了一眼刚坐在郑静对面的陈兴,嘴上嘲笑着,他的声音肆无忌惮,也故意大着嗓门说话,让人都听得见。

“姓杨的,你别太过分了。”郑静瞪着杨龙,低声喝道,脸上满是羞怒,大庭广众被对方如此侮辱,作为女人的她,脸上并不光彩。

“你把欠我的两百万还我,我就不过分,你叫我滚蛋,我也立刻乖乖滚蛋。”杨龙冷哼了一声。

“我家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目前哪有钱还你这两百万?而且我也没说要赖账,只是让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先把我老公的事解决了,只要我丈夫能出来,一定会还你钱,你何必现在一直相逼,亏你以前还和我丈夫称兄道弟,你就是这样做朋友的吗。”郑静一脸愤怒。

“为了钱,亲兄弟反目成仇都多的是,何况我和范文斌连亲兄弟都不是,我要自己的钱,有什么不对?你少在这里给我讲什么朋友道义。”杨龙冷笑,他口中的范文斌是郑静的丈夫,对方进了监狱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杨龙生怕钱要不回来,只能一直逼着郑静要债。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没错,但文斌这次是因为被人陷害才落难,只要我能替他讨回公道,也就有希望还你的钱,你为何不能理解一下,给我点时间,就算看在你和文斌相识一场的份上,成不?”郑静这会已经低声哀求了起来,她实在是不想在这种场合和对方大吵大闹。

“嘿,也不是不行,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的条件,就算是宽限再久,我也能答应的嘛。”杨龙嘿然一笑,目光在郑静身上瞄来瞄去。

“杨龙,你……你别太过分,你和文斌相识一场,就是这样落井下石的吗。”郑静气得浑身哆嗦,对方口中说的条件是要她当他的情人,郑静之前就一口回绝,还怒声斥骂过对方,也是因为此,才不愿意接对方,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要债,她不至于连都不接。

“我说了,少扯这些旧情,要么还钱,要么就答应我的条件,否则别怪我天天到你家里去闹。”杨龙冷笑。

郑静脸色有些难看,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身经百战’的她都已经变得没脸没皮,所以她也不怕同对方撒泼和大吵大闹,但这会在这种场合,又有老同学在一旁,郑静实在是不想和杨龙再大吵,但对方的威胁却是让她发自心里愤怒,家里除了年幼的儿子,还有公公婆婆一对老人,她不想老人和孩子再受到什么波及,但如果对方真的去家里闹,她也阻止不了,难道真的要让老人和孩子也成天受骚扰吗?郑静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和无助。

“人家也没说不还你的钱,可能是现在情况确实困难,你这样闹,有点不通人情了。”陈兴在边上看到郑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丝软弱和无助,看不下去的他终于出声。

本来听到郑静言语中承认欠对方两百万,陈兴觉得自己不便说什么,毕竟你是欠人家钱了,人家债主来讨债是天经地义,说点难听的话也没办法,因为还不起钱终究是理亏了,但这会男子这么咄咄逼人,委实是有些过分,陈兴虽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条件是什么,但看郑静羞愤的脸色,估计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陈兴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立马就惹来了对方的谩骂,“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别***瞎搀和。”

“陈兴,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别说话。”郑静抱歉的看了陈兴一眼,她知道杨龙这人好勇斗狠,这会边上还带了一个人,生怕陈兴会吃亏。

“哟呵,难道真的是刚找的姘头?瞧你这么维护他。”杨龙打量了陈兴一眼,很快又看向郑静,嘴上尖酸刻薄,“刚刚一口一个文斌的叫着,表现得有情有义,背后却给人戴上了绿帽子,郑静,你可真行,比谁都会演戏。”

“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注意点。”陈兴眉头微皱。

“我说话就这么着了,你想咋的?”杨龙挑衅的看着陈兴。

“无凭无据的事,你这样乱说是侮辱和诽谤,我可以告你。”陈兴淡然的看着对方。

“还侮辱和诽谤呢,好大的帽子呀,你尽管去告,我好怕哦。”杨龙看着陈兴,冷笑道。

就在这时,秦明华几人从楼梯口上来,陈兴没想到几人也在这当口办案回来,朝几人微微点头示意着。

秦明华几人一上来就看到情况有点不对劲,走到陈兴身旁,奇怪的问了一句,“陈副组长,怎么了?”

“没事。”陈兴笑笑。

“没想到还有同伙呢,难怪这么嚣张,你有种,有本事给我等着。”杨龙一看到陈兴身旁多了几人,虽然是两男一女,但掂量着自己身旁只有一个人,杨龙撂下了一句狠话便转身下楼。

“嘿,这哪来的疯子,乱咬人啊。”江海军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

“算了,跟这种人计较是自讨没趣。”陈兴摆了摆手,转头看了郑静一眼,见对方在发愣着,陈兴不由得笑道,“郑静,怎么了?”

“没,这几人是你同事?”郑静问了一句。

“恩,是我同事。”陈兴点头,想到之前同郑静的交谈,陈兴道,“郑静,你是遇到困难才去市里吗?”

“不错,我丈夫被判刑了,但他是被人陷害的,那些人,把我丈夫弄进监狱。”郑静咬着牙,因为愤怒,那打扮得挺精致的脸蛋有些扭曲变形,其实她还是在过来之前,特地在车上稍微打扮了下,不想让老同学看到她糟糕的样子。

此刻,陈兴问起,郑静也没再多隐瞒什么,刚刚跟杨龙的对话,陈兴也都听了去,郑静知道自己再隐瞒也没啥意义。

“我想找市里的领导反映,希望市里的领导能给我做主,重新调查我丈夫的案子,但我只是一个小老百姓一个,人微言轻,我反应的事,根本没人重视,前几次我还能进去反应问题,现在一见到我去,他们都说我是故意去无理取闹,连门都不让我进去,直接将我撵出来,所以上午你才会看到我跟两个派出所的便衣民警拉拉扯扯的。”停了一下,郑静又苦笑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只要你有证据,不妨给我们详细说说,我让人给你整理一下,然后转交到地方,相信这样他们会重视。”陈兴道。

“陈兴,你说的是真的?”郑静盯着陈兴,想起刚刚听陈兴说的去市里是拜访领导,郑静内心深处兴起了一丝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这总比她自己现在每次去都徒劳无功好。

“当然是真的,我骗谁也不可能骗你这个老同学不是。”陈兴笑笑,他理解郑静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的事情,此时的她,或许都快绝望了。

陈兴说着话,转头看了看覃文岚,笑道,“小覃,待会你就负责整理一下她所陈述的内容。”

陈兴说完,瞥了郑静一眼,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整理完之后,他们还得核实才能转交地方,否则也只会让地方的人认为他们巡视组也跟着乱弹琴,只不过这些话他没必要对郑静说,也不想让郑静误认为是不相信她。

几人重新走回原来的座位坐下,郑静看到秦明华几人对陈兴的神态,这会突然有些好奇陈兴是做什么工作的,此刻她也才发现自个都不清楚陈兴到底是干什么的,刚才的聊天当中,陈兴看似回答了她的问题,但似乎没说是做什么工作。

覃文岚拿出了纸和笔,正襟危坐的看着郑静,准备开始记录,这让郑静有些恍惚,感觉就像是进了公安局做笔录一样,只不过情景不同罢了,看秦明华几人都是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郑静心里愈发奇怪。

“郑女士,你尽量挑重点的说,我好记录。”覃文岚提醒了一句。

郑静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这样到底有没有用,但没其他办法的她,这会也只能选择相信陈兴试试了。

平复了下心情,郑静说起了丈夫那件案子的前因后果。

陈兴坐在一旁听着,这会又转头看向秦明华和江海军,眼神询问着两人,他此刻也关心着几人今天出去查那账单的事查得如何了。

秦明华微微点着头,给了陈兴一个肯定的答复,因为有外人在,秦明华想着待会回酒店房间再向陈兴详细汇报。

也就是片刻的功夫,楼梯处就又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循声望去,领头的杨龙气势汹汹,后面跟了四五个人,蹭蹭的跑了上来,一脸不善。

涞水县妇幼保健院
岭南中医馆
长治治疗癫痫病医院
杭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台州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