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一七七章——巫族圣女的命运

2020-01-16 17:49: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一七七章——巫族圣女的命运

众人听到狐媚的抱怨,都是相视一笑。这狐媚也的确是倒霉,本来这里面根本就没她的事儿。她只不过是与祁继合作,谋夺了蛮皇之位,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搅了进来。

紫萱笑了笑之后,才皱着眉头叹息道:“也不知道姑……巫族圣女,为什么要夺取白潭之水。”

祁继冷哼一声,“这还用多想吗?巫族圣女渡劫失败,全靠着圣女传承之力,在强撑到现在。结果干爷爷找到她,说出来关于白潭之水的事情。巫族圣女以为白潭之水可以治疗她的伤势,所以便顺势而为,假意与咱们合作,其实是想谋夺白潭之水。”

南荒老人想到此处,也是脸色阴沉,缓缓说道:“是我一时大意,没想到中了巫族圣女的圈套。”

狐媚闻言,不禁轻叹一声,“原来什么圣女选拔,都是假的,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白潭之水。”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虽然这事儿有些见不得光,但现在与狐媚也算是坐在一条船上了,也就没有必要在隐瞒下去了。

南荒老人随即说道:“没错,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现在这样。”

紫萱脸色羞红,对着狐媚施了一礼,随即说道:“还望蛮皇见谅。”

狐媚现在已经得到蛮皇之位,也不会在纠结这圣女之位了,只是挥手说道:“没关系,我输给的是蛊微,又不是输给了你。”说着,看向祁继,“我说,咱们还是先想想如何离开这里吧。你们人族不是精通阵法禁制吗?还是快想想办法吧。”

祁继看了一眼南荒老人,南荒老人一脸为难地说道:“这阵法有些古怪,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如何破解。”

祁继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还是我来吧。”说着,便拿出了心火应明灯。

在心火应明灯的照应之下,房间之内被看得一清二楚,这些阵法的阵眼根基,全都被祁继看的透彻。

祁继看过之后,不禁笑道:“这还真是巫族的手笔。”

南荒老人借助祁继心火应明灯的光芒也是看穿了这阵法,随即笑道:“没错,的确是巫族的手笔。”

狐媚不禁问道:“你们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破开这阵法?”

祁继笑着解释道:“这里的阵法和灵月圣境的差不多,都是一些残缺阵法生搬硬套,勉强凑在一起的。看样子这巫族圣女是将自己所会的所有阵法,全都塞进了这个房间之内。阵法禁制虽多,但是威力并不是太强,只是破解起来麻烦了一些。”

南荒老人随即说道:“祁继,不如你我一起动手吧。”

祁继点了点头,说道:“我破开左侧的,右边的就归您了。”

祁继与南荒老人两人,都是进入过葬月殿,看过灵月圣境之中的阵法布置。虽然南荒老人阵法造诣不如祁继,但是他好歹也是散仙之躯,只要之道阵眼所在,强行破除即可。

而祁继对于巫族阵法,则是了然于胸,相应的印诀大落下去,顿时便可以破除一片阵法。

虽然两人破除阵法的速度不满,但是这里的阵法禁制,却是密密麻麻,成成叠加。正如祁继所说,这里的阵法不是很强,但是破除起来,却比较麻烦。

祁继与南荒老人合力,一起施展各种手段,估计没有两三日的时间,都是难以破开。

而就在祁继与南荒老人破除阵法的同时,巫族圣女拿着白潭之水,已经到了另一间静室之内。

巫族圣女端坐在静室之中,看着手中的玉瓶,眼神之中满是痴迷之色,缓缓地说道:“有了这白潭之水,就可以治疗我的伤势,到时候我就可以再次冲击地仙境界,度过天劫,飞升上界了。,还真是多亏了你,居然找上了我。想让我帮你,做梦去吧。不但你要死,就连紫萱那个小杂种,也一样要死。”

想到此处,巫族圣女便想起了自己被逼走的姑姑,心中更是恨意如海。随即,举起了玉瓶,将其中的白潭之水喝了进去。

一口白潭之水进入腹中,巫族圣女顿时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细胞,仿佛都活跃了起来,不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了。

随着白潭之水的侵润,巫族圣女枯萎的经脉丹田也随之复苏,缓缓地恢复到了鼎盛时期。而巫族圣女自视内观,在她的丹田之中,一条巨大的金蚕灵蛊正盘踞其中。而这条金蚕灵蛊,就是巫族圣女的法相。

只不过巫族圣女的法相,现在却只有一半。整条金蚕灵蛊从中间分开,只有头部还算保留完整,其余部分都是伤痕累累,全是一道道雷击的焦痕。

当初巫族圣女渡劫,法相神物化形,直接被天雷斩断,只剩下了半条命。只能依靠着圣女传承之力,勉强保护着肉身不死。而她的法相,则是一直这样半死不活的状态。

而得到了白潭之水后,随着经脉的逐渐恢复,巫族圣女的心中终于升出了希望。看着白潭之水的药力,缓缓渗入丹田之中,修补着丹田之内的破损,然后在缓缓流向了她的法相。

洁白的白潭之水,不断地涌了上来,包裹住了巫族圣女的法相,笑容也随之在巫族圣女的脸上露了出来。

可是过了没多久,巫族圣女的笑容却突然僵住了。能治愈任何伤势的白潭之水,在包裹住她的法相之后,居然没能愈合那些恐怖的伤口。金蚕灵蛊法相,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状态,丝毫没有因为白潭之水,而起到丝毫的变化。

巫族圣女惊惧地低呼了一声,“为什么会这样,这白潭之水为什么没有作用,为什么不能治愈我的法相!”

巫族圣女不甘心地拿起玉瓶,不断地吞服着白潭之水。可是不管她吞服多少白潭之水,她的法相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白潭之水起到丝毫的改变。

巫族圣女不甘心地怒吼着,“为什么会这样!我费尽心机得到的白潭之水,为什么不能治愈我伤势!”

巫族圣女声嘶力竭的怒吼着,整个人状若疯魔。

若是祁继在此,必然能告诉巫族圣女,她的法相为什么不能被白潭之水治愈。因为她的死,乃是上天注定的。因为圣女传承之力,已经被天道所忌惮,而巫族圣女逆天而行,想要依靠圣女传承之力度过天劫,就是必死无疑。若是在她渡劫之前,就选拔出了新任圣女,将神女传承之力传递给新任圣女,自己一身轻松,反倒可以成功渡劫。

而现在的巫族圣女,渡劫已经失败,只能依靠着圣女传承之力活着,若是失去了圣女传承之力就是必死无疑。所以巫族圣女的路,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死亡已经是注定的了。

南海区第五人民医院
常熟市中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山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新疆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