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海底

2020-01-16 22:56: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海底

“海在下坠,怎么会这样?”马辰看着天空中正不断泄下来的海水,心里不断地祈祷着这只是一场噩梦,但他的祈祷只是让海水泄的更快。

“谁知道为什么,你能帮我个忙吗,别站在那里,不然掉下去我们可是不会回来接你的!”重翼说完卧倒在甲板上,此时他们只能靠着墨婉的能力在控制着船快速前行,而其他人只能抓着自己看得到的东西,避免掉入海里,或者是被天上落下来的海水冲走。

“哦,不好意思,这就下来。”马辰说着从船舷上跳下来,正准备抱住旁边的一根木杆,却没想到他们头顶的海水落了下来,还好船航行的很快,海水只是落在了船尾,但这突如其来的重量让船几乎翻了起来。

“大个子,帮我一下!”重翼说着伸出手,手里出现了一颗火球,徐度也赶紧将光明之力送入火球里,重翼也不管火球的威力有多大,直接丢向了船头上空,一声爆响中一股冲击力将船冲回了正轨。

“还没完,小心!”马辰大喊着指向前方,更多的海水从天空之上落下来,而死亡之海早已变得狂暴,海水不停地冲刷着那些浮在海面上的山峰,很快,那些山峰消失不见了,也包括了给众人指路的那条小石路,墨婉只能艰难地控制船底下的海水,保证船不会被砸的粉碎或者是直接沉掉。

“什么声音,你们有听到吗,什么……”马辰说着转过身去,声音是在船头响起的,他一步踏到船舷边,手扶着船舷往前走,一直来到船头,当他伸出头去看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呆住了,在船的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快速的旋转着,一些小型的山峰被海水拖入那漩涡之中,在旋转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旋转,快点转舵!”马辰大喊着转身,刚踏出一步就被绳子绊倒。

重翼一听到声音就马上用毒闪来到了船舵前,就在他抓住船舵的时候,船已经进入了漩涡的轨道,墨婉尽力也做不到让船离开这个巨大的漩涡,而在这时何雷拉着人来到了格里斯用来炸白龙的巨炮前面,而格里斯在他们来解决红王的那一天就把炮弹装填好了,他想着可能会用得着,但实际上这东西对冥狱里的恶魔用处不大。

“好了没有?”何雷抓着手里的火绳大喊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巨炮是如何操作的,但不幸的是这种绳子被打湿之后就很难点燃了,所以何雷想了其他办法,但他得等他们把炮对准漩涡中心,还得丢掉船上的一切东西。

“行了,王子。”徐度大喊道,重翼和马辰已经把所有有用没用的东西都丢下了船,而猎血移动了巨炮,徐度把所有的诡杆砍断,扔下船。

“那来吧,祝我们成功!”何雷说着点燃火石到火绳根部,只有这里的火绳才没有被打湿,但危险的是离炮筒太近,就在何雷点燃火绳的同时,巨炮发出了一声轰鸣,巨大的震击把船往漩涡外推,同时墨婉控制着海水将船推上了漩涡之外。虽然船离开了漩涡,但墨婉知道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她推动着船前行着,却没想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船的前方钻了出来。

“什么鬼东西!”重翼站起来看着站在前方的一只怪异巨兽,那巨兽有点像鱼,但浑身光滑,没有鳞片,而且它有着一双巨大的手臂,它的手里拿着一把叉子,叉子上的四根长刺扭成一团,看起来非常怪异,那巨兽盯着他们的船,似乎并不畏惧,就在船靠近那只怪物的时候,那怪物不紧不慢地用手里的叉子插在船头上,然后钻入了海里。

“听说红王和白王都被那几个人类解决了,黑暗暴君又去了北方,不知道他听到自己的手下被几个人类做掉了会不会赶回来报仇,哈哈哈哈,这也是他的报应!”美杜莎说着瞳孔放大,而高塔下的大海开始波涛汹涌起来,似乎是在应着美杜莎的话一样。

“当然了,我的女王,他是罪有应得。”站在美杜莎面前的菲流斯附和着,但他不敢说太多,因为美杜莎的能力能让他也变成石头。

“菲流斯,你可不能像那些冥狱里的东西一样狂妄自大啊,这几个人类是不是先知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可是非同一般,想想他们从菲尔塔那儿干掉瓦库帕,到这儿解决了那恶魔的手下,这一路过来可不容易,所以菲流斯,你得利用你的优势好好地招待他们,别跟他们来硬,那些人类,最擅长的就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了。”美杜莎说着冷笑起来。

“当然,我的女王,我菲流斯也不是一个喜欢随便使用武力的人。”菲流斯的脸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这让美杜莎感觉到四周变冷了不少。

“不是在这里,菲流斯,好好回去准备吧,断水海渊那地方我们管不着,那些人类逃出来的话一定会来找你的。”美杜莎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菲流斯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又激动了,赶紧收回了自己释放出来的死气,而他的脸也恢复了原样,他匆匆给美杜莎拜别之后,直接从高塔上一跃而下,而下面,他的泰坦已经拉着船在等着他了,而美杜莎在菲流斯离开后神情变得呆滞起来,她望着远处的海面,深深地叹息着。

“刚刚怎么了,大家都没事吧?”马辰从甲板上爬起来,他还记得那只巨兽将船拉入漩涡里面后,马辰就感觉到一股眩晕感袭来,当时他想问别人会不会,但转头的时候发现其他人相继倒下,而他只能做到踏出一步而已,之后他也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后他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有些真实,真实到他以为正在发生,吓得从甲板上跳起来。

“没事,呕,刚刚那是什么,我好像看到大个子身体里有什么东西飞出来了!”重翼说着干呕了一下,他刚刚也做了一个梦,这个梦让他很不舒服,在那梦里他只能侧头看着徐度,不过他觉得那可能也不是梦,在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刚刚他的头确实是面向徐度的,而徐度身体里有一个透明的东西挣扎着脱离他,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感觉好恶心。

“我有种,有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或许你那个不是梦。”徐度说着站起来,他捂着自己的头,两步走到船舷边,倚靠着坐下,他刚刚倒是没做什么梦,但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逃离自己的身体,这让他一直头晕到现在,他只要一站起来,就觉得整个大地都在摇晃。

所有人里只有何雷看起来安然无恙,他并没有感到头晕,也没有做什么梦,只是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而在这里,他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快步来到船舷边四处观望着,当他走到另一边的时候,他的人愣住了,他没有回头,只是朝着马辰招手,马辰捂着自己的头来到他旁边,也跟着他愣在那儿。

“这是我王的船吗,这是我王的船,王子,这肯定是……”马辰激动地指着前方的船,但却看到何雷的脸色铁青,他再回头看向那艘船,才发现那船上有一道巨大的裂痕,刚刚他太激动,没注意到这个,现在看到了,心里出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得上那艘船看看,马辰,你们在这里等着。”何雷说着就准备攀着船身下去,马上他就被人抓住了。

“等等,奥雷圣王不会在里面,他也不会留下什么东西的,你们看这里。”重翼说着指了下附近,在他们的四周,竟然不止一艘沉船,而是密密麻麻的沉船。

“我们在海里,你们发现没有,我们在海里呼吸啊,我的天啊,这感觉多么奇妙!”一个声音响起,一只鸟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围着众人扇着翅膀狂奔着,但很快它停了下来,它张开翅膀轻轻地扇动着,随后失声大吼道:“我怎么不能飞了,嘿,我不能飞了,天啊,我……”耶桑大喊着四处狂奔着,最后撞在一根被砍断的诡杆上。

“如你所见,我们已经在断水海渊了,但这里似乎不像传说中的一样,没有水存在,而且这里和死亡之海不同,没有东西能飘起来,所有的船,还有那些粉碎物都沉在了海底,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呼吸,所以奥雷圣王绝对不会留在这里,他会带着能带走的东西,寻找一个可以藏匿的地方等你。”重翼说道。

“你怎么敢肯定,万一他没有这么做呢?”何雷问道,他并没有继续做着刚刚的动作,很明显他有点相信重翼的话了。

“想想把我们带来这里的怪物,想想这些沉底的东西,那怪物能去到死亡之海,是我就会这么做,谁知道那怪物会不会再来找麻烦!”重翼说着放开了何雷,他知道何雷不会再争论着要去那艘船里找他的父亲了。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何雷问道,现在他的脑子里满是找到奥雷圣王之后该说点什么。

“先离开这里再想办法,这可是一座监狱,如果还有人活着的话,我们都会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重翼说着转身走去,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定海区中心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自治区第四医院怎么样
海南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专业癫痫医院
咸宁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